从叶家吃完了晚饭,方程便匆匆的告别了叶老和叶磊!朝夕和张啸天还在酒店等着自己!自己今天在叶老爷子这里听到的事情让他足够震惊,脖子上的玉佩也被他拿了下来,虽然这玉佩自从到了他手里之后除了被自己用光里面的灵气之外并没有其他的问题,可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小心些为妙!

从出租车上下来,还没等迈进酒店的大门,方程之前的那种被人跟踪着的感觉又一次隐隐出现,方程脚下微微一顿,随即他掏出自己裤兜里的烟盒,发现里面空无一物之后便将之揉成一团,然后他脚步一拐,便转向了酒店旁边小巷里的便利店!那若隐若现的被跟踪的感觉也跟了上来!

其实方程心里有数,这个一直跟踪自己的人绝对不是等闲之辈,自己有灵气护身,对外界的一切感官都较常人更加的敏捷,而这个人可以做到在自己的身后跟踪自己而不被发现,很难!即使现在自己知道有人在跟踪自己,可那种感觉还是时有时无,自己需要很用力的去感应才能很勉强的感应到一点点!

方程拐进小巷,身边便骤然黑了下来,只有远处的一盏路灯在微微的散发着昏暗的黄色灯光!方程脚步很轻、很缓,他在仔细的判断着此刻跟在自己身后的人究竟在什么方位、距离自己究竟有多远的距离!

左后方大约二十米的位置

方程在判定了对方的方位之后瞬间出击,他迅速的移动到自己判定的位置上,举起拳头便准备与对方较量一番,他一定要问明白对方为什么总是一次次的跟着自己,那些奇怪的人是不是对方派来的,自己看到的那些不真实的景象跟对方究竟有没有关系!而对方到底是谁?

可是方程的想法落空了,他的面前没有人,甚至连个影子他都没有见到!那是一个比他速度还要快的人方程不禁有些懊恼,他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你他妈到底要干什么?”

他低声的骂了一句,然后沮丧的转身向便利店走去!突然,在转身的那一瞬间他闻到了一种味道,那是一种特有的味道,就好像自己在乡下闻到的那种烧柴火的味道,很好辨认!方程心思一动,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呆呆的站在原地好一会儿,半晌,他抬起了脚步!

在便利店买了包烟,方程点燃一支放在了嘴边,狠狠的吸了好几口,他好像下了什么决心似的,走出小巷,随手招了一辆出租车便钻了进去!

来到那条破旧、肮脏的小巷口,方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时间是晚上的七点多钟,在这个大都是外来打工人员的小巷里,到处都弥漫着烧火做饭的味道,米香混合着柴火的糊味,说不好这味道究竟是难闻还是好闻!他的目光放在了小巷深处的一扇黑漆木门上!

会是她吗?

教室里的学妹

他迟疑得停顿了片刻,然后便朝着那扇门走了过去!

还没有走到那口前,方程就听到那院子里似乎是有人在争吵、哭闹,便随着哭闹声还有“叮叮咣咣”的砸东西的声音,他神色微敛,快步走到那门前一把便推开大门走了进去!

院内一片狼藉!

地上散落着许多盘子和碗碟的碎片,还有一些日用品和女人的衣服被扔到了地上,小柔则扶着自己的母亲站在一旁,一边哭着一边对那男子怒目而视!看到方程走进院子,小柔先是一愣,然后她委屈地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强忍着眼眶中即将落下的眼泪,可怜兮兮的对方程开口说道,

“方大哥,你怎么来了?”

方程看着小柔那委屈至极的可怜模样,伸出手拍了拍她的小脑瓜,

“刚好路过,想着来看看你们,却没想到看着这么一幕!”

方程轻飘飘的将自己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一带而过,然后他看向那个把院子搞成这样的罪魁祸首!只见面前的这个男人大约三十多岁的模样,长得尖嘴猴腮,一看就知道他是个猥琐、奸诈的人!只不过这个男人始终给自己一种不舒服的感觉,可究竟是哪里不舒服,他也说不清楚!

“你他妈是谁啊?怎么能随随便便的进我家的门?你赶快给我滚出去,小心我到警察局去告你啊!”

男人倒打一耙,方程嘴角轻勾,发出一声若有似无的嘲笑,

“哼你就是小柔的那个不忠不孝、毫不成器的哥哥吧?听说你已经有好几年没出现过了?那为什么今天你又出现了?”

听了方程的话,小柔哥哥的脸上快速的闪过一丝紧张,但仅仅一瞬间便消失不见了,

“这里是我家?我为什么不能回来?我把这个家让给这个小贱人太久了,我也该回来了!”

他理直气壮的对方程喊道,

“哦?那这么说你回来是为了要回这房子了?”

方程一副了然的样子,

“你凭什么要我的房子?咳咳咳这是我的房子,是我和小柔的房子,你给我滚,滚”

小柔的母亲听到儿子的话,不由得大怒,她大声地哭叫着,看她的样子想必是早就对自己的儿子失去信心了!

“唉,自己的亲妈都不认你,我倒是真的想知道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混蛋,会让自己的亲妈失望到这种地步?简直是天下奇闻”

听着方程讽刺自己的话,小柔哥哥的脸上划过一丝阴霾,他一把捡起地上散落的一根木棍,气呼呼的就向方程走过来,

“方大哥,小心啊,他他心狠手辣,下手很重的!”

小柔冲着方程叫道,而她的哥哥听到她竟然这么说自己,于是他立刻调转了方向,举着木棍就向小柔冲了过去,

“你这个贱人”

他扬起手里的木棍便向小柔的头上砸去,而小柔躲闪不过,只能缩起脖子等待着木棍的砸落,突然间,那根木棍停止了下落的运动,小柔抬头一看,只见方程轻松的握住了那只木棍,只轻轻一捏,便将那木棍的中段生生的捏成了木屑!

“方大哥”

小柔呆呆的看着方程抖落自己手里的木屑,好半天没有说出话啦来!而小柔的哥哥看着自己手里那已经变成两节的木棍,不由得暗骂一声,

“我靠,这力气”

“怎么?你还想试试我的拳头打在你的脸上的感觉吗?如果想,我完可以满足你这个想法!”

方程将手上的木屑处理干净后,双手握成拳头在小柔的哥哥面前晃了几下,只见他被吓得双腿有些发软,

“行啊,你这个小贱人,靠着你那点儿姿色找到靠山了是吧!有人罩着你了?你给我等着,我就不信他能天天跟在你屁股后头保护你,看要是让我抓住你,我给你好看!”

小柔的哥哥骂骂咧咧的离开了小院儿!

小柔见那个祸害已经离开,便急忙扶着已经被气得浑身发抖的母亲走进了房间!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