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安,谢谢你来探望我,如果你没有其它更想去的地方,往后就留下担任我的副官吧。”

卡斯蒂斯爵士颇为吃力的拿起酒瓶,亲手给乔安斟了一杯白兰地。

乔安受宠若惊地站起身来,接过酒杯,与勋爵碰杯过后一饮而尽。

火辣辣的滋味在口腔中弥漫,乔安放下酒杯,摸了摸嘴角,神色有些犹豫。

卡斯蒂斯勋爵看了他一眼,微笑着问“孩子,我只是给你提供一个选择,并没有命令你的意思,有什么想法尽管直说。”

“爵爷,既然您不见怪,那我就直说了。”乔安不好意思面对老人和蔼的目光,颇有些难以启齿地说,“我不习惯做文职工作,如果让我选的话,更想上前线参加战斗。”

“我钦佩你的勇气,孩子,也尊重你的决定,如果你有想去的部队,不妨告诉我,我来帮你做些安排。”

乔安感激地抬起头,对卡斯蒂斯勋爵坦白自己的打算。

“去年我曾在沃尔·斯通上尉麾下服役,如果这次还是去侦察连投奔老上司,可以发挥我在侦查敌情方面的特长。”

“我还听说,洛根大叔率领的沃尔松格兵团也将参加此次作战,我曾在石柱镇做客,当时很受洛根大叔一家照顾,石柱镇的阿萨族土著对我也很友好,去沃尔松格兵团服役,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具体是去侦察连,还是去沃尔松格兵团,我还没有拿定主意,爵爷您觉得哪个选项更适合我?”

乔安将决定权交给卡斯蒂斯勋爵,除了因为自己难以取舍,也有表达尊重的意思,毕竟爵爷是米德加德殖民兵团与沃尔松格兵团组成的这支联军的最高指挥官,是他的顶头上司。

清纯萌系马尾萝莉美眉户外阳光唯美动人

卡斯蒂斯勋爵点了点头,抚摸着酒杯陷入思索。

还没等他帮乔安拿定主意,门外传来足音,隐约还夹杂着年轻男女的争吵声,乔安听着有些耳熟,正在回想争吵者的身份,海姆达尔进来通报。

“爵爷,洛根老爷带着哈康少爷和斯露德小姐来拜访您了,要不要请他们进来?”

“维达博士也是洛根一家的老朋友,这里没有外人,请他们进来吧。”卡斯蒂斯勋爵交代过后,转头向乔安笑了笑“洛根他们来得真巧,你服役的部队,这下怕是没得选了。”

乔安听出他的言外之意,心头也禁不住兴起命运无常的感慨。

回想两年前,自己先是在旅途中偶然结识了洛根一家,承蒙他们搭救才逃脱雪怪追杀,在石柱镇养好腿伤,临别之际,洛根大叔还特地给了他一封引荐信。

后来乔安收到卡斯蒂斯勋爵邀请,得以与这位离群索居的神秘人物见面,多少与洛根大叔的那封信有些关系。

当时自己恐怕怎么都想不到,再次与洛根大叔相逢的时候,会是在卡斯蒂斯勋爵的营帐中。

就在乔安暗自感慨的时候,海姆达尔领着洛根一家三人走了进来。

乔安连忙起身相迎“洛根大叔,哈康,斯露德,好久不见!”

“乔安?果然是你!”

洛根满面惊喜,大步迎上来与他拥抱。

“刚才海姆达尔说到米德加德大学的维达博士也在这里,我还纳闷是哪个维达博士?想来想去,我认识的人里就只有你小子姓维达,而且是在米德加德大学求学。”

“可我怎么都想不明白,你入学到现在总共也就一年多,怎么就从新生一下子变成博士了?”

洛根上下打量乔安,眼中带着疑惑。

“老爸,这你就不懂了,乔安老弟可是一位超级天才!”哈康笑呵呵地插话,“我记得咱们当初在雪山上捡到他的时候,这小子还只是4级法师,去年夏天我在麋鹿镇再次见到他的时候,时隔短短半年,他就已经升到6级法师,按照这个进步速度算下来,乔安如今必定已经晋升为7级法师,达到奥法硕士的毕业标准,继续攻读博士学位也不奇怪呀!乔安老弟,我没说错吧?”

“的确是这样。”乔安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其实我已经是8级法师了。”

这还不算三个“神话师”等级。

洛根一家面面相觑,若非他们了解乔安绝不是信口吹牛的那种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好吧,大天才!你的才能已经超出了我们的想象,难怪才十五岁就成为受人尊敬的奥法博士,跟你一比,我和哈康这两年简直白活了!”

斯露德还是英姿飒爽的假小子扮相,望向乔安的眼神有点复杂。

“哈哈!斯露德,难得你也有自卑的时候,看来只有乔安老弟这样的绝顶天才,才镇得住我们石柱镇这朵心高气傲的‘铁玫瑰’!”

哈康咧嘴大笑,直到妹妹扭头怒视,连忙捂住嘴巴,讪讪地改口。

“其实你也不用太自卑,虽说咱们兄妹俩比不了乔安老弟,可是这两年来进步也不小啊!斯露德,你不是已经晋升为10级奥法骑士了么?在同龄人里称得上出类拔萃了……”

“别说年龄啊,你这笨蛋!乔安才十五岁,我都已经十九了……啊啊!感觉自己一下子变老了,好讨厌!”

斯露德双手抓头,把阳光般灿烂的金色短发揉得乱糟糟。

“不好意思,我忘了你们女人对年龄特别敏感。”

哈康不合时宜的吐槽,惹来妹妹一个白眼,要不是有卡斯蒂斯爵士在场,恐怕这脾气火爆的“铁玫瑰”,已经一脚踹过来了。

乔安看在眼中,油然微笑,打心底羡慕哈康和斯露德兄妹俩的深厚感情。

斯露德瞥见乔安唇角上扬,气鼓鼓地转过头来,双手叉腰,向他逼近,直到嘴唇几乎碰触他的额头。

“小家伙,一年不见,你没怎么长个儿呀!”

乔安的脸色立刻涨得通红,忍不住大声抗议“你再仔细看看,我长高了一寸呢!”

斯露德摇了摇手指,一本正经地说“十五岁的孩子正值青春发育期,我在你这个年纪,一年下来少说也能长高三寸,如果你能把学习法术的劲头分一半用来锻炼身体,多吃点肉,也不至于一整年下来,只长高了可怜的一寸而已。”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