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林清雪醒来,见陈华坐在沙发上抽着烟,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他本来想骂陈华,但终究还是没忍心骂。

说实话,他也挺心疼陈华的。

老婆病危在床,因为他们灵剑宗,而给陈华惹来一堆麻烦,灵隐宗攻打他外公的天盟会,灵冥宗又差点端了他的老巢,幸好他及时出关,但也导致程程被抓。

程程被抓一事,在陈华来天盟会之前,她给方诗韵打电话聊天时从而得知的。

所以她见陈华心事重重,就知道他肯定是在想,怎么把程程从灵冥宗手上救回来。

她也没有去打扰陈华的思绪,顺便帮着他想起办法来。

陈华连抽了几根烟,正准备起身去上卫生间,才发现林清雪竟然醒来了。

“什么时候醒来的,怎么也不吭一声?”陈华微笑问道,“该不会是因为我给疗伤,看了不该看的地方,所以生气了?”

林清雪摇摇头,一脸歉意道:“对不起,我们灵剑宗给添麻烦了。”

陈华不由得一笑。

“该说对不起的是万振涛和灵珊,不是,至于,我该感谢。”

说完,陈华就离开房间。

清纯古典美女仙气十足高清唯美

不多时,他端了份人参炖鸡汤进来。

“能吃不,需不需要喂?”

陈华问道。

“我自己可以的。”

林清雪说着,拖着虚弱的身子从床上下来,去洗簌了下,她坐下吃了起来。

她吃着鸡汤,时不时偷偷瞄陈华一眼。

“赶紧吃,别偷看,一会儿我还有事问。”陈华瞪了她一眼。

林清雪气呼呼道:“谁偷看了,自作多情。”

然后她埋头吃了起来。

吃饱喝足,她问道:“有什么事要问我?”

“觉得万振涛和灵珊,会同意和灵隐宗合作,去灭灵冥宗吗?”陈华问道。

“不可能。”林清雪摇头道:“灵隐宗狼子野心,我师兄和师妹断然不会跟他们合作!”

“没有商量的余地?”陈华认真看着林清雪:“我希望们能和灵隐宗合作。”

林清雪不傻,就问陈华:“是想救程程吗?”

“是。”

陈华点点头,将他与刘贺和杨紫琪的通话内容,都告诉给了林清雪听。

然后道:“如果不和灵隐宗合作,我没把握能救出程程,尽管我有遁符,但他们不让程程回到我手上,我没法顿程程遁走,而且给过灵冥宗弟子一剑,我觉得完成交易后,灵冥宗会把我的命留下。”

“所以只有和灵隐宗合作,才有希望救出程程。”

“当然,也需要们灵剑宗的配合,确保成功灭掉灵冥宗,以免被反杀。”

经过深思熟虑后,林清雪道:“合作是可以合作,但有没有想过,灭了灵冥宗之后,他们会反过来灭咱们?”

“想过。”陈华点头:“他们只有五个人,们灵剑宗三个,加上我四个,四打五,谁灭谁还不一定。”

“我是在想,以此为契机,把灵冥宗和灵隐宗一块灭了,觉得如何呢?”

林清雪细细一想。

不得不承认,陈华的实力确实令她刮目相看,能一招秒杀周岩,这实力恐怕都要比她还厉害了。

而她师兄万振涛,一个打两个灵隐宗的弟子问题不大。

那么四打五,只要小心不中毒,或许还真有可能把灵隐宗一块灭了。

于是,她点头道:“我觉得可以,不过得等我伤恢复,才能确保安全性,程程在他们手上,能等到我的伤恢复如初吗?”

“有我这个神医在,的伤三天基本上就可以恢复,我答应灵冥宗三天后交易,那咱们就三天后行动。”陈华道。

林清雪点点头:“回去后,我会找我师兄和师妹,尽量说服他们同意与灵隐宗合作。”

“行。”

陈华站了起来:“那好好休息,咱们明天就回去。”

说完,他向外走去。

“等下。”

林清雪突然叫道。

“什么事?”

陈华回过头。

林清雪有些难以启齿。

陈华苦笑:“我都跟说了,我是为了救,所以才看了不该看的,而且我也没怎么看,怎么还…”

“我说的不是那个!”

林清雪恶狠狠瞪着陈华。

“那让我等下有什么事?”陈华不解。

林清雪直言道:“我听灵隐宗的弟子说了,真武修炼决在手上,这是真的吗?还有,那把精品灵器又是从哪里来的?”

“精品灵器?”陈华眉头皱起:“什么精品灵器?”

“就是射死灵隐宗弟子那把剑。”

“噢!”陈华大为好奇:“精品灵器?等级很高吗?”

正统真武修炼决,他除了第一卷看的懂,其他卷还看不懂,所以不知道什么是精品灵器。

林清雪小鸡嘬米似的点头:“挺高的,我们用的只是下品灵器,我们师父用的只是上品灵器,只有我们宗主和老祖用的才是精品灵器。”

嘶!

陈华倒吸一口凉气。

才知道那把剑,原来是牛逼的宝贝。

也才明白,为什么杨紫琪突然要求合作,看样子是灵隐宗的弟子,也惦记上他那把精品灵器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啊。

“我问的话,还没有回答我呢。”林清雪道。

她特别好奇,也特别想了解陈华的神秘。

有真武修炼决,实力一下子变得那么高,又有精品灵器,还会一手好医术,即便是来自昆仑墟的她都觉得比不上陈华,不对他产生浓烈的好奇心才怪。

“清雪姑娘,有些事知道的人越多,对我越不利,我希望能守口如瓶,别把一些不该说的秘密说出去,就如精品灵宝,藏在我的心理,要是被人知道,挖我的心,那我会没命的,懂不?”

陈华认真而又严肃看着林清雪。

“我懂。”

林清雪小鸡啄米似的点头:“放心,我不会害的,要是不介意就告诉我,要是介意就算了,就当我什么都没问。”

陈华敷衍道:“是我师父留给我的。”

“师父?”林清雪好奇,问道:“是不是叫王玄阳?”

陈华听闻这个名字,不由得眉头一皱。

这名字,就是金山师父的名字,他从黄金储物戒内,看到有一个令牌,上面写着王玄阳三个字,所以断定青铜棺内躺着的就是王玄阳,也就是金山师父的名字。

“不是。”

陈华摇摇头:“叫李玄成,是一个凡间的人,一百多年前在山上放牛,碰到一个仙风道骨的老道,传他一门名曰真武修炼决的功法,还有那把剑,以及遁符。”

“我师父李玄成得到之后,经过百年的修炼,已经渡劫飞升入先天境去了,至于是不是飞升进们昆仑墟去,我就不知道了。”

他不能把黄金储物戒的事情说出去,师父那本简化的真武修炼决可以给别人,但正统那本不能给,因为他发现,正统这本真武修炼决,绝对牛逼的很,虽然看不懂,但这一点他还是看的出来的。

“什么!”

林清雪惊呆了:“筑基入先天要渡劫?”

“是啊。”陈华道:“们渡劫入先天不要渡劫吗?”

林清雪摇摇头:“我们只有先天入金丹的时候才渡劫的,看来真武修炼决不愧是正统仙道传承,筑基入先天都要渡劫,那修炼了一定非常厉害,也怪不得当年王玄阳得到真武修炼决,会遭几十个门派攻打,原来真武修炼决这么厉害。”

这下轮到陈华震惊了,往林清雪身旁一坐,一副好奇宝宝模样道:“跟我讲讲王玄阳和真武修炼决的事。”

林清雪点点头,说了起来。

“两百多年前,有位真仙莅临昆仑墟,使整个昆仑墟都笼罩在一片七彩霞光笼罩的祥和之内,那真仙乘坐一只梅花鹿,一瞬万里,速度非常之快,很多人想去膜拜他,求他点化,但都找不到他,即便看到也是如流星一般一闪而过。”

“那时昆仑墟轰动,所有人都进入寻仙狂潮,最终让灵天宗的宗主王玄阳给寻到了,在他的诚恳乞求下,那真仙赐他一本名曰真武修炼决的法门,然后从此消失在昆仑墟。”

“而王玄阳因为得到真武修炼决的消息暴露,被昆仑墟几十个大小宗门联合攻打,都想得到真武修炼决,最终灵天宗覆灭,王玄阳负伤不知所踪。”

“而师父一百年前得到真武修炼决,可以肯定王玄阳跑到民间来,把秘籍传给了师父,至于那把精品灵宝,肯定也是王玄阳的灵宝。”

陈华听到这,不由得背脊一凉。

这要是让昆仑墟的人知道,那还了得,他不得成为第二个王玄阳了?

“清雪姑娘,千万可得替我保密,这要是传出去,那就不得了了。”

陈华惊悚道。

林清雪摊了摊手:“的真武修炼决流出去,灵隐宗已经得到,消息也算是走出去了,如果把真武修炼决广泛传播出去,就不会成为众矢之的,那就可以确保的安全,否则其他宗门得不到,恐会对不利。”

听闻这话,陈华陷入沉思。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