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主还请安,让老夫先看看令爱,在做定夺。”老者摆了摆手,沉声道。抬腿向藤椅之上的女子走来。

而此时,幕林却盯着那古大师胸前的徽章上。

金边蓝底,八角星状,上面刻着一弯红色的月亮与一颗金色的星星。

眼中隐隐泛出些趣味。

这个标志,正是炼丹师特有的徽章。

一颗星星代表一品,一弯月亮代表三品,而这位大师明显是一名四品炼丹师。

此事,那古大师已经靠近了藤椅上的女子,皱巴巴的手轻轻的落在了女子的脉腕之上,眯眼小许,却瞬间睁大了眼

“经脉具碎,天蚕水?你们遇到邪忍了?”

“是的,半途中遇到了他们的堵截,柔儿不小心中了一掌,大师,有什么解毒的方法。”

此时此刻,他部的心思都放在了昏厥的少女身上,哪里还注重半点城主的举止威势。

“这可有些难办了。”

古大师皱起眉,轻轻的抚了抚长须,“叶城主,若是别的毒还好,这天蚕毒号称毒皇教十大奇毒之一,毒性之强,若是想完去除此毒,必须服用天蚕丹,只不过。”

喝牛奶的清纯美女图片

“只不过什么。”

“这天蚕丹可是六品丹药,必须要到水之国的雾隐忍者村中的炼丹师公会才有,而且。”说到这里,老者顿了顿,“看小女情况,应该撑不过三个时辰了。”

“嗡。”叶昊脑袋一响,连连后退几步,眼中直接浮现出一片绝望。

这古大师可是赤火镇唯一的炼丹师,倘若连他都没有办法,他真的不知道还有谁能够拯救他可怜的女儿。

一旁,老者连忙将失神的叶昊扶持住,急忙冲着古大师道,“那,大师,就没有别的方法了吗?能够暂时稳定下来也好啊。”

听着老者这么说,叶昊一震,又连忙站起身来,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希翼,这样也好,拖延住毒素,这样他们就能有时间去寻找那洛神丹了。

“知道你们会这么问。”

古大师叹了口气

“有倒是有,这里还有一味解毒丹,名叫血清丹,倒也可以解毒,只不过,使用此丹解毒后,中毒者昏迷一年,查克拉再不能恢复,并且身都会落下暗疾,丹药支持也活不过三十岁,唉…”说完,古大师摇摇头,似乎也不忍在看到后者的神色,缓缓的转过了身去。

脸上刷地一白,呆站在原地,许久,叶昊凄凉一笑,嘴唇抖了抖,“大师,莫非,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城主,已你我的交情,还不相信老夫么,不是老夫不救,只是此毒非一般之毒,这种剧毒就算是在我炼丹师公会的毒经中也是上乘之数,事到如今,除了这两种方法,老夫,再也无能为力啊。”背对着叶昊,古大师叹了口气,缓缓的道。

闻言,叶昊呆呆的,一动不动,许久,才缓缓转过身,轻轻的道,“若不能健的这世上活着,就算解毒了又如何,呵呵,管家,抱着小姐走吧。”

说完后,叶昊失神的向着门口缓缓踱步而去。只是,在其转身的瞬间,幕林还是现了,这位城主眼中隐隐闪烁的晶莹。

幕林的眼神悄然柔软下来,心中不禁轻叹一声,可怜天下父母心呐,可是,自己多事一次,就少了几分安的担保,若是日后一不小心暴露,指不定又会带来什么腥风血雨,他大仇未报,而且他也不相信老天还能让他重生一次。

而一旁,老者沉重的迈开步子,直径走到幕林身旁,轻轻的将少女抱起,昏黄的老脸上满是悲痛,看得出,这位少女与他的感情非同一般。

原地顿了顿,正当老者转身准备离去时,余光轻扫,却是不无意间落在了幕林身上,老者微微一怔后,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睛瞬间一亮。

“大师,你,你也听到了,不知你有没有办法,可以救救我家小姐。”站在他面前,老者紧紧的盯着幕林,眼中满是希翼,那神色生怕后者说出一个不字似的。

“这…”幕林嘴角抽了抽,这老头眼神够毒的,他都这样沉默了还能意识到他的存在。

“嗯?”这时,听到老者的话,那正要踏上楼梯的古大师一顿,视线直接落在了幕林身上。

“非凡!”

这是古大师对这位年轻人的第一评价。

古大师的眉头瞬间一皱,整体看上去,这眼前的少年眉目清秀,可以说是普通寻常,只不过,那身上特有的气质还是令他有些动容,尤其是那双眼睛,平如静水,却透露着一种令他有些胆颤的威势,仿佛是一名至强者,居高临下,俯视苍生。

“啊,古大师,这位就是我和您提起的那名炼丹师,您说还要亲自见见的。”这时,先前接待的幕林的那名女子走上前,柔声解释道,而她的手中还拿着一个包袱,应该是先前凌天所需的那些药草。

“不可能,听这声音也不过二十出头,如此小辈,定是我眼花了。”古大师一愣,瞬间清醒,眼睛蓦然一眯,“听你声音,应该也是不过二十,你竟然也是炼丹师?”

“为什么不是呢?”幕林微微一笑,有些玩味的道,只不过心里苦笑一下,光顾遮掩外貌,忘了掩饰声音了。

闻言,古大师眉头一皱,顿了顿,又继续道,

“既然你也是炼丹师,那为什么不佩戴炼丹师徽章,还有,老夫怎么不知道这赤火镇又来了一位炼丹师,你,究竟来自何处。”

听着后者连珠炮般的问题,幕林轻轻笑了笑,目光漂浮间,却是悠然的道,“我来自何处,你还不必知道,我只是想说,可笑啊,堂堂四品炼丹师,竟然要用天蚕丹这种毒物来解毒,炼丹师公会啊,真是一年不如一年了。”

说罢,幕林摇了摇头,一副痛心的神色。

闻言,古大师眼神顿时一沉,“小子,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说说而已,没想到,古大师竟然会认为这天蚕丹是疗伤之丹,可笑可笑。”黑袍下,幕林笑了笑,闻言,古大师的脸瞬间冷了下来,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