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悲的土著强者,你会因你卑劣的举动,而付出鲜血般的代价!”白衣使者语气低沉,一双眼眸比夕阳还要血艳十分。

“道爷怕你?”老神棍吧嗒一口旱烟,徐徐吐出,浓烈的旱烟居然形成一道无形的烟罡。

“找死!”

白衣使者低喝一声,人仙级中期巅峰的气势犹如冰焰一般迅速弥漫了出来,快的似飓风。所到之处皆是带着寒冷。

方圆数百里的天空,温度骤降到了零点!

白衣使者的双眼不断涌动着阴厉的光芒,抬起手掌,当机立断般狠狠压向老神棍!

这一掌带着人准人仙级后期的威力,压破了虚空,一只巨大的银色手掌,犹如山岳般带着可怕的力量狠狠向着老神棍压去。

这一幕,顿时吸引了下方十几万战斗的修士!

不论是昆仑宗,血鹰军团,亦或者是青龙山和蜀山剑宗,都纷纷本能的抬起头。

当看见那只足有千丈的手掌,压迫云层,朝一名身穿道袍的老者杀去时,所有人眼中都带着畏惧!

因,出手的是神秘的白衣使者!

“那老道是谁,居然逼的白衣使者大人动手?”一名妖仙震惊问。

文艺少女长发披肩清新气质花海唯美写真图片

“难以想象,华夏居然还拥有能令白衣大人出手的存在!”与剑圣厮杀的黑狼山羊两名妖仙,也齐齐扭头,看向天空中。

至于青龙山这边,包括医圣,天残,还有同处于一个级别的鬼冥,纷纷抬头。

当看见白衣使者对老神棍动手后,都不约而同露出晦暗莫测的隐笑!

或许旁人不知老神棍的实力!

医圣风逍遥,天残,鬼冥三人,太清楚了!

这位,可是青龙山除山主之外,最顶尖的华夏人族大能!

他身世神秘,拥有着妖孽般的实力,是老龙人那一个时代的人!

为了招揽他,老龙人甚至亲自登门三次!

这在青龙山,是绝无仅有的存在!

据传闻,老神棍乃上古大能转世!

战场某处偏僻角落,一处巨石下,林枫骤然睁开眼睛,运功疗伤的暂时恢复了几成战力。

当他看到空中老神棍的身影后,眼中顿时露出无比好奇之色!

这个神秘兮兮的老家伙,终于有朝能见到他出手了!

老神棍神色未变,同样抬起手,一拳迎去!

轰!

这只拳头,充满着金光,犹如大日之拳,耀眼至极!

轰隆!

银色巨掌和金拳的碰撞,好似两座巨山的冲击,可怕的声爆不断传出,虚空在不断破碎。

紧接着,一股巨大的爆炸声传了出来。

砰!

可怕的爆炸响起,几十公里内的云层纷纷炸裂开来。

准人仙级后期大能的交手,可怕如斯!

“哦,厉害,居然能接住本座的六层力量!”

白衣使者的双眼,涌现出一丝讶异的神色,随后转而消失不见,一股更加寒冷的气息从他身躯散发出来。

“寒龙破!”

轰隆一声,白衣使者猛的挥袍,一股可怕的力量疯狂的旋转着,居然凝聚成一头长达千张的寒龙!

这头寒龙,狰狞可怖到极致,所到之处天空居然都冰封,朝老神棍杀去!

这一击,足以击杀任何人仙级中期强者!

老神棍双眼微微一怔,微笑道;“这一招倒也些精彩,看来你们这帮域外的杂碎也没有道爷想象中那么弱嘛!”

老神棍说着,五指化掌,一掌骤然拍去。

“暗龙劲!”

轰隆!

可怕的法力凝聚出一头黑龙,浑身散发出至阴的死亡杀戮气息,约莫千丈,横贯天空,朝寒龙杀去!

于是,十几万人就看见天空中,一银一黑两股极致力量,猛烈撞击在一起,那是法术完美演绎的极致!

砰!

双龙对撞在一起,天空似乎都要被打裂开来,方圆百里的天空不断凹陷断层,可怕的气流疯狂掠过大地,许多实力低微着甚至被气流卷走。

“快撤!”

“大能斗法,我等快撤!”

现场,一些合道境级的高手纷纷大喊,让麾下长老弟子远离那片恐怖的区域!

这其中,自然也包括血鹰军团!

此刻,唯有妖仙级的存在,能在原地搏杀!

人仙级之下,纷纷撤退百里,转移新的战场!

还有一人,便是林枫!

林枫默默疗伤,顺便观察着天空那场惊世骇俗的战斗。

“老神棍隐藏的也太深了,若非亲眼所见,难以想象这老家伙居然这么强,不,这么恐怖…”

林枫从未见到过,一个人能强悍到这般地步!

人仙级的差距,远比他想象中大!

事实上,林枫还低估了二人!

不论是白衣使者,亦或者老神棍,都是有资格挑战人仙级后期的大能!

他们之间的战斗,动则摧毁方圆千里,轻而易举!

而传闻人仙巅峰,甚至地仙级强者,那可是脚踩大地,头顶虚空,一座大陆都能被击穿!

白衣使者面无表情,任凭可怕的气流从他身前吹过。

他承认,这是他跟随血鹰王入侵地球半年以来,所遇到过最强的对手!

这样的对手,值得他亢奋!

“你越发让我激动了!”

白衣使者说着,眼眸的寒光六转,脚踩天空,身体化作一道利刃消失不见。

下一刻,白衣使者出现在老神棍面前,一掌拍杀。

这一掌快若闪电雷蛇,动若雷霆猛虎,几乎在千分之一秒的瞬间,一股可怕的力量打杀向老神棍。

老神棍挥拳迎击!

砰!

砰!

拳拳到肉,天空雷鸣轰隆。

只听噗的一声,老神棍被一掌打落在地上,瞬间打穿地数千米。

而就在这时,一股可怕的力量骤然从地上爆发,随后如同一刀流星般冲破云霄。

老神棍一拳,狠狠打在白衣使者腹部。

白衣使者的表情立刻变得扭曲,因疼痛而显得狰狞,身体猛的朝天空飞出一千多米高!

二人就这么交战,不断上天入地,让人难以想象!

几十个回合后。

白衣使者的衣衫沾满血迹,眼神也陷入阴戾之间。

“可恶,与这家伙近战,我居然讨不了好。”白衣使者心里想着,便决定拿出仙宝,狠狠敲打老神棍嚣张的气焰!

“华夏强者,你敢与我斗法?”白衣使者眼神充满挑衅的意味,高声叫嚣。

“斗法?嘿,你可知道爷最弱的就是拳头了!”老神棍一听,直接笑出声来。

他这一笑,顿时激怒了白衣使者!

感情,你把我拼到这个地步,你居然说你拳脚功法是最弱的!

是不是把我看扁了!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