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轩目光凝视着那缓缓落下的三道身影,脸色逐渐恢复如常,仿佛什么都没看到一般,旁若无人的朝另一处方向走去。

林英自然也看到秦轩了,见秦轩竟直接无视他们,眉头不禁一皱,杨遥带进来的人就是这样的品行?

“哥,我要报仇!”鹏雨萱美眸中充斥着冷漠之色,像是有着一股执念,当日幻杀场的羞辱她若不报,此生都无法安心!

“放心,我自有办法对付他!”鹏京嘴角勾起一抹阴险的弧度,事实上他比鹏雨萱还要痛恨秦轩,因此从幻杀场出来后便准备复仇一事,如今,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就等鱼上钩了。

听到鹏京称有办法对付秦轩,鹏雨萱目光不由得一滞,什么办法?

鹏京扣押天离的事情知道的人极少,那段时间鹏雨萱正在闭关破境,并不知道鹏京已经谋划好了一切。

“一见面便着急着走,不敢见我吗?”鹏京目光冷淡的看着秦轩,口中吐出一道声音。

秦轩脚步一滞,随即脸上露出一抹笑容,转身望向鹏京的方向,像是若无其事的道:“手下败将竟还敢在此大放厥词,六翼紫金鹏族之人的脸皮都如你这般厚吗?今日算是长见识了!”

秦轩的声音虽然平静,但话语却是毫不客气,直接讽刺鹏京脸皮厚,没有自知之明。

听到秦轩的话语,林英目光不由得凝了下,又看了一眼鹏京和鹏雨萱,隐隐明白了一些东西。

他们,似乎之前便认识了。

此时他又联想到鹏京在来时向他询问近日是否有人来到千雪庭,想必便是想打听此人的下落吧,而且听他们这一番对话,似乎并非是朋友关系,而是,仇家!

冰肌玉骨少女沉浸在云朵般雪白的世界里

林英脸上顿时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神色,目光落在秦轩的身上。

此人竟得罪了六翼紫金鹏族的王子和公主,境界不高,胆子倒是不小,语气也是骄傲的很,杨遥到底是看重他哪一点了?

“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放肆!”鹏京冷笑了一身,随后他眉头挑动了下,露出一抹玩味的神色,对着秦轩传音道:“只是,你这么放肆,有考虑过身边人的感受吗?”

“身边人。”秦轩目光陡然间凝了下,瞬间想到了天离,心中莫名生出一丝紧张之感,不过他很快便冷静下来了,天离被他安顿在另一家客栈中,没有人知道此事,鹏京绝不可能找到天离。

见秦轩脸色依旧平静,鹏京像是自言自语的道:“你竟放任一个少年不顾,未免有些太狠心了,毕竟,他可不像你实力这么强呢!”

鹏京这一道声音如一记惊雷般,轰然间在秦轩脑袋中炸响开来,秦轩心脏狠狠震荡了下,思维仿佛都停滞下来了,鹏京显然知道天离的下落,然而他是怎么找到的?

此行只有他和天离两人,不可能有人泄密,为何会如此?

看着秦轩脸上的变化,鹏京眼中的笑容愈加灿烂,他要让秦轩也尝一尝被威胁的滋味!

“你想干什么?”秦轩目光冰冷的盯着鹏京,眼神中有一股杀意肆虐着,却没有立即爆发,天离还在他手中。

“你很聪明,不会不知道我的想法吧。”鹏京风轻云淡的开口道:“当初你以我妹妹威胁我,而今日,我以你弟弟的性命来要挟你,应该不算过分吧?”

“咔嚓!”秦轩双拳猛地一握,拳头发出清脆的碎裂声,这混账,要挟他?

“你要我的性命,自己来取便是,放了我弟弟,否则,我保证你会为自己的所为后悔终生!”秦轩一字一句的道,眼神无比的坚定,仿佛说到做到。

鹏雨萱和林英看到秦轩的眼神,不由得心中一凛,这是一双何等可怕的眼睛,他想干什么?

“要想救你弟弟,便离开望天阙,我自会给你机会救他。”

鹏京淡淡开口,随即目光又扫了秦轩一眼,笑了笑:“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去,就当此事没有发生过,我以后也不会再找你的麻烦了,如何抉择,都在于你。”

鹏京的话音落下,秦轩的脸色更沉了几分,他此时如何看不出来,鹏京分明是想以相同的手段报复他,而且他毫不怀疑,若他没有离开望天阙,天离一定会有生命危险!

“堂堂六翼紫金鹏王子人物,战败于他人,便以卑鄙手段报复,倒真是不辱没王族身份!”秦轩冷冷的看着鹏京道,语气寒冷到了极点。

“彼此彼此。”鹏京显得毫不在意,忽然又补充了一句:“对了,若是两日之内你没有离开望天阙,我手下的人或许就不会像我这般心软了,到时候会发生一些什么事情,我也很难预料到。”

秦轩深深的看了鹏京一眼,身上的气息疯狂飙升起来,一股恐怖的飓风自他周围空间酝酿而生,虚空顿时狂风大作,似要撕裂一切。

“住手,你想干什么?”林英目光一冷,对着秦轩呵斥道。

这道声音中蕴藏着真元力量,但林英乃是大帝强者,实力何等可怕,虽只是一道喝声,也绝非秦轩能承受得住。

秦轩听到那道喝声脑袋猛地震荡了下,一股恐怖的音波攻击冲入他脑海中,灵魂力量瞬间受到了猛烈的冲击,仿佛要炸裂开来一般,忍不住闷哼了一声,嘴角溢出鲜血,秦轩抬头,眼神冷漠的看着林英。

林英身上穿着和杨大哥一样的服饰,显然,他也是千雪庭的使者。

他与鹏京都是被邀请之人,地位相当,然而他还未对鹏京做些什么,此人便不顾帝境身份对他出手。

千雪庭之人,竟也屈从于权势吗?

“前辈是何人?”秦轩目光冷漠的望向林英,开口问道。

“你还不够资格知道我的姓名。”林英语气平淡的道,随意扫了秦轩一眼,语气中透露出一股淡淡的不屑之意。

虽然秦轩此时在千雪庭之中,但实则以他的境界,根本没达到被庭君邀请的资格,如果不是杨遥不惜自身承担罪责将他带进来,他连见自己一面的资格都没有。

即使他来到千雪庭,在庭君心中的分量也不会很高。

但鹏京和鹏雨萱不同,两人背景极其非凡,乃是大鹏圣的子嗣,只这一层身份,便足以证明很多东西了。

林英活了数千岁,该帮谁不该帮谁,自然一眼便能看出。

“林英么,我记下了。”秦轩眼中闪过一道冷意,没有耽搁太多时间,直接转身射向一处方向,正是离开千雪庭的方向。

“真是放肆!”林英看着秦轩离去的背影,脸色也沉了几分,有些不悦的道。

鹏京和鹏雨萱见到林英对秦轩态度如此冷淡,目光中都露出一抹笑意,他们自然知道林英为何会这么帮他们。

“不管他了,我先将你们安顿下来。”林英脸色恢复如常,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般,转头看向鹏京和鹏雨萱笑道。

“有劳前辈。”鹏京极为谦逊的抱拳道,这一刻王族后辈的非凡气度显露无遗。

就在三人闲聊之际,秦轩已经来到了千雪庭的边缘之处,他取出传音海螺,对着里面吐出一道声音:“杨大哥我有急事要处理,需要立即离开望天阙,以后应该不回来了!”

秦轩虽然此时心情很着急,但依旧保持着一丝冷静,他是杨大哥带来千雪庭的,如今要离开,于情于理都应该告知一声。

几乎是瞬间,传音海螺那边便传来一道急切的声音:“亲兄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有人以我亲人的性命要挟我,我必须出去相救,这段时间多谢杨大哥关照,来日必定报答!”说完这些话,秦轩目光中闪过一道锋利之色,化作一道凌厉无比d剑光射出了千雪庭。

千雪庭深处的一座楼阁中,杨遥的脸色显得很凝重,他能听出秦轩语气中的紧张之意,可见那被擒住之人对他而言至关重要。

没有丝毫犹豫,杨遥的体内顿时绽放出一缕强大的帝威,他所在的空间竟诡异般的扭曲起来,顷刻间无尽空间光芒闪耀而出,杨遥的身体凭空消失,仿佛被那光芒吞噬掉了一般。

在杨遥离去的同一时刻,石屋之中,千雪庭君紧闭的眼眸陡然间睁开,从中射出一道深邃无比的银色光华。

“竟然如此在意他。”千雪庭君嘴里喃喃道,眼神中有着一道令人难以捉摸的深意,他本以为杨遥只是一时心血来潮,但现在看来,是他低估了杨遥的决心。

“我培养你千年时光,将你当成自己的传人来培养,欲将自己的一切都传承给你,对你寄予极高的希望,你怎么能轻易离去呢?”

千雪庭君眼眸扫了一眼千雪庭的边缘方向,那双银色的瞳孔中似闪过一缕森冷之意,竟如同魔瞳一般,若是让其他人看到这一幕,恐怕会被惊吓得说不出话来。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