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谁?”

夜刃总部接听电话的人,骤然听到一声充满戏虐的声音,语气立刻严肃起来。

男子笑道:“我是魔法师。”

又是一沉长时间的沉默。

电话那端换了一个人,声音听起来要苍老一些,道:“魔法师,你和你的疯老婆把我的人怎么样了?”

男子笑呵呵道:“原来是铁棍啊,老朋友好久不见。”

“谁和你是朋友!”

那头的人可是一点客气的意思都没有,喝道:“你把我们的人怎么样了?”

男子,也就是魔法师回答道:“三个人,杀了两个,还剩一个。”

对面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他语调阴森道:“真以为夜刃不敢去郑市杀了你和你疯老婆吗?”

“那就来啊!”魔法师哈哈大笑,笑声和他老婆有异曲同工之妙,“快来杀我们吧,求求你,我俩都要无聊死了。”

冬日里的围巾少女青春活力

那边咬牙切齿道:“别以为我们不敢,没有人可以冒犯夜刃的荣光!”

“夜刃的荣光吗?”

魔法师做出一副努力回想的样子,停顿了几秒钟后道:“记得我上次听到这句话时,还是三年前,我爱人杀了你们一个大裁决使,他临死前也是这么说的。”

“你……”那头的人被气的话都说不出来。

郑飞跃在旁边听得是目瞪口呆。

果然,这世上惹谁都不能惹疯子啊,瞅瞅这位前辈,面对夜刃那样的大组织,表现的比滚刀肉还要滚刀肉。

“魔法师,你到底想怎样?”夜刃的人似乎也知道和疯子是没法讲道理的,气势无形中降落下来。

魔法师懒洋洋地说道:“你的人不许来郑市,否则来一个我杀一个。还有,郑市的这些新生代宿主,我也罩了!”

“你以为你是谁?救世主吗?”那头的人怒了。

魔法师没有回答,而是冲远处的爱人道:“亲爱的,快来和我们的老朋友说几句。”

花仙子跑过来,开心地问道:“是谁?”

“铁棍。”

“哦,那个可怜的小矮子。”

她接过通讯器,道:“小矮子,好久不见,你还是和以前那么矮吗?我听说夜刃的伙食不错,你现在肯定又矮又胖。”

这打招呼的方式……

那边是真的气炸了,大吼道:“疯婆娘,再敢叫我矮子,我和你势不两立!”

“咱们早就势不两立了。”花仙子一副提醒对方的语气,“你忘了吗?四年前,我亲手干掉你徒弟的时候,他在临死前说了什么来着?”

女子用力想了想,突然大声道:“师父,快来救我,快来救我。哈哈哈,他那无助的声音,听起来真是美妙极了。”

郑飞跃在旁边听得头皮发麻。

大姐你也太秀了,恶心人的方式简直是无比残暴!

果然,疯子都惹不起。

女子笑过之后,听到对面没声了,道:“小矮子你还在吗?我想说,我和我老公就在郑市,随时欢迎夜刃来找我们报仇。但是……”

女子脸上露出一种恐怖的笑容,道:“但是,你们最好想清楚再来,从今天起,只要再有一只夜刃的老鼠踏入郑市,我都将此视为宣战。嘻嘻,我已经好久没有大开杀戒了,你要宣战吗?小矮子。”

那面直接切断了联系。

“他挂了。”

女子撅起嘴,对着老公撒娇道:“小矮子竟然挂我电话,老公,他以前可不敢这样的,除非他想我把他的肠子拉出来!”

魔法师抚摸她的脸,道:“不要生气,小矮子可没胆子挂你电话,他只是被你的气势吓跑了。”

“哦,真可怜。”

远在数千公里外的大洋。

那座常年被笼罩的岛屿之上,透过层层迷雾可以看到岛内布满了建筑,既有仿古的亭台楼榭,也有现代化的高楼大厦。

其中的一个建筑内,一个身材低矮,最多只有一米五的老人,愤怒地将通讯器摔了个粉碎。

旁边站着几个年轻人,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喘。

矮个子老人发泄完后,离开了这座建筑,顺着道上的建筑走了几十米后,钻入到一座红漆古楼中。

古楼里只坐着一个人,一个垂暮的老人,发虚皆白。

“咱们的人去郑市执行任务,被那对疯子情侣给杀了,损失三名裁决使。刚刚魔法师联系到总部,威胁我们不要再向郑市派人,否则他见一个杀一个。”矮个子老人自顾自说道。

白发老人睁开眼睛,道:“因为什么任务?”

“郑市出现了几个新生代宿主,还杀了咱们一个裁决使。我派老兵他们去处理,裁决都裁决过了,结果杀出来那对疯子。”矮个子老人一脸晦气。

白发老人道:“只是几个新生宿主,不值得大惊小怪。”

矮个老人沉声道:“我建议出动上层力量,去清缴了那对疯子。夜刃的荣光不容侵犯,咱们没理由怕一对狗男女!”

“不妥。”白发老人轻轻摇头,“为了几个新生代宿主,和两位高级宿主开展,并不符合组织的利益。”

矮个老人闻言,火气蹭地一下冒起来,大声道:“难道就置组织的荣光不顾吗?这事情如果传出去,咱们的人如何在外面抬得起头?”

“他们是疯子,和疯子较真本就不是光彩的事情。”白发老人态度很坚决,为了几个新生蛋子开战,不值!

矮个老人气的没办法,站起来连招呼都没打,拍拍屁股走了。

白发老人什么都没说,继续闭目冥想。

郑市。

魔法师搂着自己媳妇,对郑飞跃道:“夜刃的人不会再来郑市了,但离开郑市的范围,我们就无法保证了。”

郑飞跃真心诚意道:“实在是太感谢两位前辈了。”

“就当是我们换下了你的戒指。”魔法男子笑了一声,搂着自己女人道:“亲爱的,想试一下我们的戒指吗?”

“好啊好啊。”

男子松开手,先一步朝着远方步行而去,看起来就像是踏着夜空在行走,没一会儿便彻底消失了踪影。

女子举起戒指大声道:“爱之跃迁!”

刷!

一阵银光闪过,她消失不见,只留下几片花瓣。

这是瞬移走了。

与此同时,郑飞跃也像是被人掏干了力气,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声道:“总算是走了,大难不死啊!”

郑新月走过来,指着一边的镭眼道:“他怎么办?”

郑飞跃道:“许木,胖子,童颜,干掉他!”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