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虽如此说,但是吴敌的脸上,却还是带着一丝敬畏的神情。

吴敌本身也是一个超凡的武者,知道很多东西,其实不能按照简单的辩证来看待的。

毕竟自己就是一个超乎寻常的武者,难道在他之前,按照课本上学习的,还能理解为力量是关乎肌肉的不成?

只不过这也太夸张了,天降大火这种事儿,到底是多倒霉才能碰的上?

然而李当心此时也是摇摇头道:“这还不是什么野史上边记载的,二十四史当中是有这么寥寥一笔的,只不过不是很清晰而已,你看这里。”

吴敌看着李当心指着的地方,当下也是眯起眼睛。

电脑屏幕上,赫然是一本宋史,而其中的文字记载,也是清楚的写着。

“嘉兴太湖一代,火烧连绵数日不绝,以为不祥。”

前后文都断开了,就这么一句,至少是侧面佐证了,有这么一回事。

但是具体的原因,反正是没有写明白,也保不齐是编书的人根本就不清楚这事儿的前后。

反正知道这是有这么一场大火,但是谁也不知道这里边到底是有什么东西。

是人为的,还是真的从天而降,这谁也不知道,反正是不清楚就对了。

李佩怡居家显清秀

吴敌看着李当心找出来的这一段,当下也是有些忍不住感慨了。

这一本宋史只怕是比字典厚实多了,结果这才多大一会,李当心就把他需要的词条给找出来的,反正这么一份本事,吴敌自认为是没有的。

而当今那些自称大师的学者们,又有几个能有?

唯独让吴敌感觉非常不靠谱的,大概就是这一段记载的人,实在是太不负责了,写的这么含糊不清的。

随后吴敌也是看着李当心苦笑道:“好吧,姑且算是有,不过这跟我们看到的那一批书又有什么关系?”

吴敌也是有点无奈,这宋史上写的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太湖嘉兴一带,就算是地名有所变迁,但是太湖是改不了的。

这地方那是记载的怪清楚的。

跟京城这是半毛钱的关系都沾不上啊。

而李当心看着吴敌有点无奈的表情,当下也是眯着眼睛笑了:“呵呵,所以说叫你不要打岔,让我一次说明白。”

“行。”

吴敌也是点了点头。

李当心抽了口烟,才是换了一份文档给吴敌看到:“这是我找到的地方志文件,这样的文件,其实不算是什么正史,但是相比较野史,也还是比较负责的史料了,这是当时对应的地方志。”

吴敌拿过来看了看,结果发现这地方志上边还是扫描版,扫描的人似乎也不怎么上心的样子,弄的黑糊糊的,让吴敌一阵眼睛疼。

“我就不看了,你直接说结论就好了。”吴敌也是有点尴尬的道。

李当心也是摇头晃脑的看着吴敌,呵呵笑道:“怎么,我费了半天功夫找出来的,你连看都不想看?”

“反正你都知道了,我听你说不是更简单一点?行了,你就别卖关子了,那些书到底是个什么来历?”吴敌也是忍不住自己心里的好奇道。

李当心则是呵呵笑着道:“天降大火,连绵不绝,根据当时的地方志记载,当时的朝廷知道了灾情,当然是要派人过来看看的,只不过当时的情况你自己心里清楚,这一来一去要的时间太长,所以等人来了,火也差不多是烧的没啥东西可以烧了。”

吴敌也是有点无奈的点点头。

古时候反正电话不通,传送公文只能用马来传递,从江浙一带传送一份公文去京城,那还真不是个简单的事儿,就算当时的京城并不是在京都。

再说大火起来,路也不好走,所以走上个几天也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

“接下来呢?”吴敌也是又点了一支烟,有点疑惑的道:“祝融书就从这里来的?”

吴敌也差不多猜想了一下,这祝融是古代的火神,自然也是有着一些迷信人士,相信这是祝融发怒了。

所以给弄点类似的名字也没准。

然而李当心此时却是摇摇头道:“你说的错了,也没错,据说是这么一回事,反正这就是这上边记载的情况——当时烧了几天的大火,这当然是名不聊生,自然也就是有人下来了。当时派来的,除了相应的官员之外,还有龙虎山紫薇山的真人,真人说此地有邪魔作祟,于是在这外边就摆了个道观,又如何做法,后来火也就灭了。”

吴敌听得是一阵无奈,这火不管是什么原因烧起来的,不过烧了几天,也差不多是没东西烧了。

要知道起火那不可能是土石烧起来了吧,就算是那些木头,烧了这么多天,也差不多是该烧没了才对。

这道士倒是白捡了个便宜,说自己神通广大?

不过吴敌也没有妄加评论,毕竟古时候的能人异士那也是多的不行,万一这道士是真的有降魔法力,吴敌也不知道不是?

“可这跟书又有什么关系?”吴敌还是很纳闷。

“接下来就是重点了。”李当心当下也是认真道;“在这本书的后边,残缺了一些,我大概的读了一下,大概的意思是,后来不知为何,这太湖上,也是浮起了一块巨大的墨石,上边墨迹不干,于是就有人派人,将这墨迹拓印下来。”

李当心语气一肃道:“这墨迹拓印之后,随即消散,但拓印墨迹,总共耗费纸张无数,可字迹无人可懂,皇帝当时下令将之装订成册,以便能人解读,并尊之为天书。可这墨迹纸张运送途中,突然一阵大风,起火之后,竟然是自然成书!此书预言天寿,因为那一场大火,也是被称之为祝融书!”

吴敌当下也是眯起了眼睛:“你的意思是,我们看到的那些书,就是当时,他们在湖面的大石头上边,拓印下来的那些书籍?”

李当心眯着眼睛道:“我找到的资料,只能说,我们看到的那一批书籍,很有可能就是祝融书!”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