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澈一个眨眼,老民警当即会意,大家协作,直接将糟老头子给抬向了门诊大楼!

“我、我没……你们放开!”

老头子完是措手不及,整个人被抬在半空中,想要挣扎反抗,也无济于事。

无奈,他又急着要破口大骂,宋澈抢先一声吆喝:

“救人要紧!快!不能耽搁!”

民警们憋着笑,努力装出肃穆状,齐心合力的将老头子以最快速度给搬进了急诊科的大门。

大家都看得目瞪口呆。

尤其行凶者的那些家属,本来为了“医闹分红”还想要做困兽之斗的,结果现在连仅存的主心骨都被抽掉了,一群人原地杵在那儿,也不闹也不吵,只能面面相觑。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最后,那个老民警从门诊大楼里折返回来,道:“大家都听到了,那位老先生说自己心脏忽然不好,我们也是事急从权,先保障老先生的身体健康。大家放心,那位宋澈专家医术精湛,肯定会解决这个突发疾病的。”

“……”

大家都听得无言以对。

萌萌哒清纯女生白肌如水美翻天图片

没辙啊,哪怕看出来人是被强抢进去的,但谁让糟老头自己偷奸耍诈说自己心脏出了毛病。

结果,人没讹到,先把自己给讹进去了!

接下来在急诊室里头,会受到什么特殊治疗,就不好说咯……

不过,老民警可不会就此善罢甘休,下一刻,他脸色一凛,目光汹汹的看向了那些家属,沉声道:“虽说法理不外乎人情,但国法不容违逆,刚刚这位老先生率人寻衅滋事、妨碍公务的罪恶,所有人都见证到了,我们会立刻着手立案起诉,希望大家都能引以为鉴!”

那些家属闻言,瞬间都险些吓尿了,连忙就想要撇清干系:

“跟我们没关系啊,都是老任喊我们来的!”

“是啊,大家都是亲戚,也不好不卖面子。”

“我们都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听他说任申国讨说法被人打残了。”

“至于那些什么医闹的,我们都不知道他们是谁,只知道是老任喊来的。”

“他还说闹成功了,拿了赔偿款,就分我们一些,我们都是没文化的老人家,不懂这些啊……”

“……”

闻言,乔碧云等人先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这都还没动真格审讯了,稍微一吓唬,就交代了。

果真是将熊熊一窝……不对,他们连‘熊的将’都被收拾了,充其量连草包都不算!

于是乎,警察这边直接“兵不血刃”,连吓唬都不用,就把这些闹事的家属们给请上了警车。

一场严峻惨烈的医闹,几方角力,就被扼杀在了萌芽状态!

不过,看得到的危机警报是接触了,看不到的危机,还在潜伏着……

看了眼那些媒体记者和吃瓜群众,老民警叹了口气,知道一场舆论风暴很快就要掀起了。

不过,他能做的都已经做了,接下来,看宋澈他们自己的造化吧。

联想到宋澈刚刚展现出的神机妙手,老民警觉得这个天才神医,应该还有后招……

……

“你还有什么后招吗?”

“没了,连想都没想过。”

急诊科的办公室里,面对乔碧云的提问,宋澈很光棍的回答道。

小乔又翻了个俏丽的白眼,嗔道:“你就不怕身败名裂,成为众矢之的?别忘了,大部分吃瓜群众,是只谈感情、不讲理智的。”

这是一个传媒圈老司机的心得总结。

只要经历了一些网络舆情,就能发现,许多国民看热闹的时候,往往感性会远大于理性!

换言之,他们更愿意相信自己想要看到的东西,而不是客观存在的事实!

哪怕真相明明白白的呈现在眼前,各种阴谋论也会层出不穷!

“尤其现在医患矛盾本就是一个敏感的社会问题,今天的闹剧又这么严重,一旦在网络上发酵,肯定会引起数不清的关注,而你,又会登上一次大热门!”

乔碧云道:“如果这时候再有人带带节奏,把矛头指向你,纵然你有十张嘴,也怼不过悠悠众口啊。”

“我就没想过怼这些悠悠众口。”宋澈淡淡道:“至于市井大众的评价和想法,我更没闲情关心,毕竟我又不是人民币,人人都喜欢。”

“哪怕是我之前扬名海外,国内质疑我嘴炮炒作、名过其实的人也海了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脑袋、眼睛、嘴巴和脾气,我就是再神通广大,也不可能让万众归心吧。”

小乔点点头。

其实她最担心的,还是舆情会影响到宋澈的情绪,但看到他如此豁达,也稍稍松了口气。

“不过,你还是得注意风评,毕竟你现在身份不一般了,如果因为这件事影响到事业发展,就不值当了。”

小乔想了想,道:“如果真的能把原委清清楚楚的披露给大众看到,那应该不会有问题,怕就怕有人会故意针对你,借题发挥、捏造谣言,特别是你当时折回来殴打行凶者致重伤的细节,没准会扣上挟私报复的罪名。”

这个可能性还是不小的。

尤其郭溪人、白夜生等死对头,恨不得逮住机会咬宋澈一大口!

“如果真的千夫所指,大不了回老家开医馆呗。”

宋澈摊摊手。

“我的宋专家,你是想让我当你的急太监么?”

小乔气咻咻的道:“你就算不为自己的前途考虑,也得顾忌自己好不容易创造的事业,这可不是你一个人的事。”

宋澈沉默了一会,忽然笑道:“如果大众都不珍惜我这个创造福祉的好医生,我又何必自讨没趣呢?”

小乔顿时语塞了。

“我不怕千夫所指,也不怕身败名裂,更不怕一落千丈。”

宋澈道:“如果我但凡怕过一点,我当时也不会折回去暴打那个王八蛋了。”

“说实话,从医这么久了,经常干得挺憋屈的,自己的,身边的,太多闹心的事了,因此,我早就想逮到一个机会,好好抒发郁结在心里的这股气了。”

“等着吧,这一次,我还要折腾一次大的!让国民们知道,医生不是好欺负!”

Tagged